印象派大師雷諾瓦「我的體力消耗殆盡,沒有餘力可以畫畫。如果在走路和畫畫之間,只能二擇一,我寧可選擇繪畫。」

帶著蕾絲帽的女孩 - 雷諾瓦

把握「幸福大師-雷諾瓦與二十世紀繪畫特展」在故宮的最後一天,跑去看了這個非常知名的展覽。

對畫作,我不是專家;透過導覽,以及注視畫中的許多細節,都很能清晰體會到,每幅畫作背後的細心和工夫,

甚至是很清楚地在參觀過程中,感受雷諾瓦在不同時期(年輕到臨終前)、不同環境、心境下,透過自己手中越來越純熟的筆觸,將每個狀態和想傳達的細節,在畫作上越來越活靈活現。

其生平,雷諾瓦於中年時期畫風開始脫離印象派的轉變,投入更多裸女人物創作,雖然首發作品《浴女》飽受批評,

但在雷諾瓦正面地面對,並不斷地自我精進下,也正因為如此,他才能不停創作出更好、更棒、更經典的曠世巨作!!

其中,我特別喜歡這幅「閱讀的女子」:

Image

在其筆下,除了描繪當時時空背景下法國家戶普遍開始閱讀的風氣外,

對於這個沒有正面著筆的女子,也多少能看得出其專注且散發出一種無比的優雅美感,

其中,更細膩的地方是在其裙擺和座椅的融合卻又分明的著繪,非常值得讚嘆。

到了晚年,雷諾瓦定居在南法的莊園裡,身體已經不良於行甚至是需要助手才能提筆創作,

但雷諾瓦仍持續不停地創作著,前後期間長達20年之久。

更用自己的所見和畫作,留下亙古令人看了都能想像南法美麗的田園風光,如此吸引人。

夏國的塞納河 - 雷諾瓦

最後,引用故宮策展的一段介紹文,道盡這位偉大的畫家,之所以能夠偉大的原因。

在雷諾瓦生命的最後二十餘年,他的身體飽受摧殘,手、腳、膝蓋都動過手術,從藉助柺杖行走,到坐在輪椅上,1912年甚至完全癱瘓,再也無法站起來。雷諾瓦的好友試圖延請復健專家,幫助他恢復走路能力。雷諾瓦試了一個多月,便宣布放棄,他說:「我的體力消耗殆盡,沒有餘力可以畫畫。如果在走路和畫畫之間,只能二擇一,我寧可選擇繪畫。」 垂老的雷諾瓦儘管身上盡是破碎、變形的關節,仍然幽默、樂觀,保有創作的熱情;他相信「如果不能使我快樂,就不能使我動筆」。1919年12月3日,雷諾瓦因感染肺炎而病逝,享年78歲。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,他還在作畫,畫室留有七百多幅畫作;而終其一生,共創作了多達四千餘件作品。

人的軀體數十載,說短也不短,但之於天地和文明絕對都是一時的,

但如果能找到超越自己身體所能承擔的極限,積極去投入且忘我的事情,所表現出來或是所創造的,將很有可能會是永恆的!

綜觀歷史,偉大的人物,似乎皆然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